5UNBA中文网

5UNBA中文网 首页 NBA吧 查看内容

皮尔斯为什么被砍11刀,分别在什么部位

www.5unba.com | 日期:2015-1-27 16:08| 查看: 682| 评论: 0

摘要: 皮尔斯当年为什么被砍了11刀,分别在什么部位?医生检查发现皮尔斯从头到肚子至少有十处伤,其中有几处危及生命,一处在他的胸口,刺伤了他的肺,伤口距离心脏只有一英寸。经过手术的皮尔斯醒了过来,他的手臂、胸口 ...

  让我们将时间退回到2000年9月25日,这是NBA新赛季开始的第一天。NBA各支球队都已经开始了队内训练,保罗·皮尔斯也从自己的故乡洛杉矶回到波士顿。第一天的训练结束后,保罗·皮尔斯与队友托尼·巴蒂结伴而行。吃过晚饭后,巴蒂的弟弟德里克与他们混在了一起。尽管已经到了凌晨,但是三人还想要继续找个地方狂欢。

皮尔斯为什么被砍11刀,分别在什么部位

 

  皮尔斯对波士顿并不熟悉,作为1998年的新秀,他只在波士顿度过了两个赛季,其中包括1998-99的缩水赛季。但是作为凯尔特人的老球员,巴蒂对波士顿吃喝玩乐可谓轻车熟路。

  巴蒂哥俩带着皮尔斯来到了一家名叫“background”的酒吧,但是三人刚坐下来就觉得无趣,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巴蒂觉得奇怪,他是这家酒吧的常客了,往常这里人流涌动,辣妹穿梭在人群之间,而今天,却显得空荡荡的。巴蒂叫来侍应生,才得知,原来在这家酒吧不远处,一家名叫“buzz”的私人俱乐部,正在举办hip-hop派对。

  当他们到达Buzz俱乐部时已经快凌晨一点了,先是搜身确定没有携带武器,贝蒂又为三人付了60美金服务费,然后进了俱乐部。一个又暗又黑又脏的楼梯间通向二楼的酒吧,地上铺着一张破破烂烂的彩色地毯,四处胡乱堆着一些金属罐和塑料杯。近300人塞在里面,又黑又吵,空气里弥漫着汗臭和酒精味——在这种环境下,你很难想像可以找出一个身价近1亿的人,而皮尔斯就在里面。皮尔斯的穿着明显与这个俱乐部里的人高出好几个档次,而他与贝蒂兄弟三人的身高也相当引人注目——皮尔斯1米98,托尼·贝蒂2米11。

  托尼先进了一个房间,皮尔斯则径直走进了舞池,这时正放着一首他最喜欢的舞曲,他一个人跳着舞。几分钟后音乐停了,皮尔斯看到桌子旁站着一个女人正向他抛媚眼,他走了过去。

  两人距离足够近时,那个女人说了声“嗨”。她没有问他名字,皮尔斯也一直没有说。他已经习惯在公开场合见到漂亮女人了,尤其是在俱乐部里。“你在喝什么?”皮尔斯问道。

  之后皮尔斯就和她一起跳舞,直到另一个女人走过来对之前那个女人耳语了些什么。皮尔斯微笑问道:“你说什么?”

  “她没说什么,”一个身材壮硕、身高1米83左右的男人打断道,“你知道,她是我妹妹。”那男人叫威廉·拉格兰,绰号“手枪”。

  皮尔斯盯着低头看着拉格兰,“放尊重点!”拉格兰怒视着皮尔斯,皮尔斯则瞪了回去——他并不知道他对面这个人已经是“职业”流氓,14岁就开枪杀过一个人,有16项罪名记录在案,几个星期前才从监狱里放出来。

  皮尔斯更不清楚的是,拉格兰过去这个案子花费的2万5千美金是由雷·斯科特支付的,而后者是波士顿暴力流氓团伙“Made Men”的头目。

  拉格兰当然知道皮尔斯是谁——波士顿凯尔特人的骄傲,他拥有拉格兰渴望的一切:财富,权力,名声。他们俩统治同一条街道,只不过皮尔斯用篮球,拉格兰则用暴力。皮尔斯可以在波士顿舰队中心呼风唤雨,但他现在在拉格兰的地盘上,这个城市黑暗的角落里。

 

  血光之灾,两刀距离心脏只有0.5英寸

  拉格兰拿着刀挑衅着皮尔斯,皮尔斯则只是与他斗垃圾话。然而这里不是篮球场,也没有裁判来执行什么规则。拉格兰一刀砍到皮尔斯身上,把皮尔斯一推,皮尔斯摇摇晃晃往后倒去。这时十多个人冲了出来突袭皮尔斯,拳头、刀子纷纷招呼在他身上。

  皮尔斯转了个身保护自己,这时一个人抓起一个瓶子“嘭”地一下砸在皮尔斯的太阳穴上,血涌进了皮尔斯的眼睛里,让眼前一片模糊。又有一个人用刀和指节铜环在皮尔斯体侧扎孔,还有人用刀抵在皮尔斯的喉咙上。皮尔斯倒在地板上,他挣扎着要站起来,马上有人一脚又把他踢倒在地。

  “XX保罗·皮尔斯!”拉格兰骂到。看着皮尔斯浑身是血趴在地板上,拉格兰心满意足了。皮尔斯的皮夹克已经不在身上,鞋也掉了,Polo的衬衫则浸满了他自己的汗和血。

  有安全保卫过来,攻击皮尔斯的人也跑了,安全保卫迈克尔·努恩斯试图用毛巾帮皮尔斯止血,并把他扶到旁边的楼梯间。皮尔斯几乎死在这里,离舰队中心只有几分钟路程的这个hip-hop俱乐部里。

  当德里克和托尼·贝蒂看到安全保卫都往一个方向跑,而其他人却往另一个方向跑时,他们还在酒吧里喝酒。“保罗在哪儿?”托尼问,而德里克自从进来也再没看到过皮尔斯。德里克一把抓起他哥哥的手臂就往人群拥挤的地方冲,忽然就看到血狂流不止的皮尔斯。

  “哥们儿,发生什么事儿啦?怎么啦?”托尼问道。

  “他们……他们砍……了我,”皮尔斯颤抖着回答道。

  “是谁?”托尼又问。努恩斯告诉他说是Made Men的人。

  只有衬衫还在皮尔斯身上,浸满了血,贴在皮尔斯身上。德里克解开皮尔斯的衬衫,血从伤口往外涌,一个伤口在肚子上,另外两个临近心脏的位置,腹部则看得到一些白色的东西。

  “我们赶紧带他去医院,”托尼说。

  皮尔斯已经开始萎靡了,托尼和德里克跑去开来一辆卡车,在停车场他们看到三、四个人手里拿着武器,其中有一个还冲贝蒂他们傻乐。托尼把卡车开离停车场,德里克跑回去扛皮尔斯。

  皮尔斯只希望赶紧到医院,德里克把他放到后座,皮尔斯很惊慌失措,弯下身子抓住自己的胸口。托尼将车开过一个街口到医院,却将车停错了入口。皮尔斯下车,摇摇晃晃走向急救室的门。一个人推着轮椅出来,让皮尔斯坐上轮椅把他推了进去。医生检查发现皮尔斯从头到肚子至少有十处伤,其中有几处危及生命。

  医生推着皮尔斯往加护病房跑,皮尔斯流了很多血,他挣扎着想要问些什么,但这时候说话已经是多余的。一把刀劈开他的胸口,刺伤了他的肺,伤口距离心脏只有一英寸,他的呼吸从来没有如此困难过。“我会好吗?”终于,皮尔斯发出了声音,“我能好吗?”

  手术室里,皮尔斯害怕自己以这样的方式死去,医生没有说话,而是为他戴上了口罩,打了麻药。几小时之后,经过手术的皮尔斯醒了过来,他的手臂、胸口、鼻子,到处都是伤口,他觉得头昏眼花,并担心着自己再也不能打篮球了。医生走过来看望皮尔斯,皮尔斯询问他的伤情。医生告诉他,他是幸运的,有两刀距离心脏只有0.5英寸。而皮尔斯却说:“如果真的幸运,我希望我还能站起来,在篮球场。”

  几小时之后,经过手术的皮尔斯醒了过来,他的手臂、胸口、鼻子,到处是管子,他觉得头昏眼花,并担心着自己再也不能打篮球了。

  两名警察正等着给皮尔斯录口供,他们希望皮尔斯还能记起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警察问他能不能认出那个俱乐部的任何一个人,皮尔斯不能,“我在波士顿不认识人。”被问到除队友之外有什么朋友,皮尔斯说不出一个名字。很让人惊讶,这个城市最大的明星却是完全孤独的。后来警察拿来一堆嫌疑犯的照片让皮尔斯指认,皮尔斯却找不出来。

  在皮尔斯几乎没有提供什么帮助的情况下,警方在9月27日逮捕了托尼·赫斯顿和特雷弗·沃特森,这两人都加入了Made Men,且都上了警方的“重点照顾”对象名单。很快,主犯威廉·拉格兰也被捕,三人都被控告意图谋杀皮尔斯,最终拉格兰和沃特森入狱。

 

  义气寻凶

  托尼·贝蒂在凯尔特人队打了5个多赛季。皮尔斯出事那晚,正是托尼及其弟弟德里克陪皮尔斯一起去Buzz俱乐部的,但从进俱乐部到皮尔斯被砍,他们都没跟皮尔斯在一起。

  皮尔斯重伤之后,贝蒂兄弟赶紧把皮尔斯送去了医院。尽管有一个医生告诉贝蒂兄弟不能离急救室太远,但贝蒂兄弟当时非常愤怒和紧张,德里克便从医院打911确认警察是否已经出去找袭击皮尔斯的人了。

  “波士顿警局,本线路已被录音。请问您有什么紧急情况?”

  “我想知道是否已经派人去调查欧罗巴俱乐部了,”德里克误将“Buzz”叫成了“欧罗巴”。

  “哪儿?”“欧罗巴……在尼兰街。”

  “等一下,让我查一下。”

  “我想知道警局的部署。”

  “等一下等一下,那儿发生了什么?”

  “啊,就是有个人在那儿伤得很重。”

  “所以你需要警察?”

  “我需要警察。那人是我们这儿的名人。”

  “给我俱乐部的地址。”

  “尼兰和……糟糕!就是和Roxy在同一条街,我不记得那条街了。”

  “等一下,等一下。”

  “我要确信他们(警察)得到正确的信息!”德里克在电话里激动地嚎叫。

  “那个名人是谁?你知道吗?”“我现在不能说,对不起。”“你愿意留下你的名字吗?”“不,我不能。我只是一个相关的人。我们要找‘Made

  Men’,这儿的流氓团伙!”

  “Made Men?”

  挂上电话,德里克对托尼说:“来吧,我们现在要立刻查他们的地方。”

  贝蒂兄弟离开急救室后,波士顿警察威廉·托纳和他的搭档到了。贝蒂兄弟赶回现场立刻寻找目击者,但是没有人敢说,包括安全保卫也不敢。

  “你们不要待在这儿了,”一个安保告诉贝蒂兄弟,“我们已经和这些家伙住一块儿这么多年了,我们不想卷进去。哥们儿,我在这家俱乐部每晚挣50美金。”

  德里克马上拿出一张100美金的钞票给那个保卫,“是不是Made Men伤了皮尔斯?”那个保卫肯定地点了点头。

  托尼拿出另一张100的钞票,“告诉我名字!告诉我名字!”

  没有人会说。审判者总是很难找到目击者,托尼·贝蒂亲自尝到了警察调查案件的滋味,那些NBA球员犯下的案子也一样。托尼·贝蒂自己就曾在1999年4月17日被捕过,尽管那只是小麻烦,并且在一年鉴定期过后个人记录就被擦掉了。

 

  意外证人

  皮尔斯差点送命那天,在Buzz俱乐部出现的凯尔特人队球员还不只皮尔斯、贝蒂两人,皮尔斯和贝蒂在时,沃尔特·麦卡蒂也在。事实上,麦卡蒂应该庆幸他没有成为受害者。

  麦卡蒂对音乐有浓厚的兴趣,他自己拥有一家音乐制作公司。那天去Buzz俱乐部之前一小时,麦卡蒂刚拍完他自己的音乐录影带。麦卡蒂是那个hip-hop派对的VIP,所以他进俱乐部并不像皮尔斯他们那样麻烦。

  皮尔斯受伤后,警察并不知道麦卡蒂当时也在那儿,所以在案件调查过程中没有找麦卡蒂问过话。但是麦卡蒂看到了一些事情,而那些在警察抓到和认证伤害皮尔斯的凶手时,扮演了很关键的角色。麦卡蒂秘密的陪审团陈述时揭露了这些事。

  麦卡蒂11半到达俱乐部时最早看到的人当中有雷·本兹诺,他也是Made Men的头目,麦卡蒂认识他,他们还礼节性地打了招呼。麦卡蒂感觉自己当天的穿着不合时宜,于是很快上了三楼,那儿与后来皮尔斯他们所在的二楼是隔离开来的。

  当凌晨一点三个保镖跑上来抓住他时,麦卡蒂仍然在三楼。“我必须把你带离这个地方,”其中一个保镖对麦卡蒂说,并告诉他说他的队友皮尔斯被刺伤了。麦卡蒂并不知道皮尔斯当时就在这个俱乐部里,为自己的安全着想,他跟着保镖从后面的楼梯下楼了,却不知道把重伤快死的皮尔斯扔在了俱乐部里。

  一出去,麦卡蒂就冲上他的车,尽可能快地离开停车场。出去时,正遇上一辆Mercedes的车开进来。麦卡蒂停下来,放下他的车窗,Mercedes的司机也这样做了,那是雷·本兹诺;而麦卡蒂看到托尼·赫斯顿和特雷弗·沃特森(事后这两人被逮捕)坐在后座上。

  “发生了什么?”麦卡蒂问本兹诺,“怎么回事?”

  “你们要给我离得远远的,远离这些俱乐部,”本兹诺告诉麦卡蒂。

  他话中的“你们”指的是NBA球员。在后来的陪审团陈述中,本兹诺自夸说,当他走进Buzz俱乐部这样的地方时,每个人都认识他,每个人都会尊重他,只有皮尔斯和麦卡蒂这样的人才会抢走他的风头,只有NBA球员会比管理那儿的人更有钱、更有名。

 

  大难不死 必有后福

  皮尔斯很高兴自己活了下来,很难从他那儿看出对给拉格兰等3人定罪的急切。“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皮尔斯对波士顿当地媒体说,“这个案子结了,我很高兴这一切都结束了,我可以把主要精力集中在篮球上了。”

  陪审团判决三人谋杀罪名不成立,而拉格兰和沃特森故意伤害罪成立,皮尔斯对此没有表达不满,他通过凯尔特人的公关办公室发表了一个公开声明:“我很高兴这个案子结束了。对所有卷进这件事的人来说这都是不幸的,这希望这些赶紧过去,把我的注意力放到即将到来的赛季上来。”

  比皮尔斯更奇特的是,赫斯顿无罪释放时拥抱了被铐着的沃特森,还称赞了皮尔斯。“保罗是个不错的有钱人,”赫斯顿说,“他让我们在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被抓,但他是和我们一样的受害者。”

  2000-01赛季,皮尔斯被球队任命为联合队长之一,健康出战了全部82场常规赛,赛季总上场时间突破3000分钟。更让人觉得奇特的是,皮尔斯去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能力大幅度提升——前一个赛季平均每场得分不到20,2000-01赛季却一下飙升到25.3分,投篮命中率也稳中有升。皮尔斯和队友安托万·沃克在那个赛季的平均得分都在20以上,两人每场合力能砍下48.7分,在联盟里仅次于湖人队的奥尼尔科比

 


 




呵呵
1

鼓掌


鄙视

流泪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 鼓掌

    匿名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NBA球星
热门推荐

网站地图|Sitemap.xml|5UNBA中文网 ( 粤ICP备15005073号

GMT+8, 2018-10-15 18:12 , Processed in 0.29191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免责申明:网站提供的NBA录像,NBA十佳球,NBA全明星赛视频,NBA打架,NBA绝杀,NBA搞笑视频,

所有资源均来自于网络分享,我们自身不提供任何信号和视频,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联系方式: QQ:2422446787